就在前天,也就是2019年12月23日凌晨,林良先生进入睡梦后,再也没有醒来,享年96岁。

他是台湾小读者的“林良爷爷”,台湾儿童文学界的“大家长”“长青树”。

无论是散文、童诗、图画书,还是翻译作品、儿童理论,林良毕生致力于儿童文学,获奖无数,被誉为“台湾现当代儿童文学之父”。

 对于内地的读者来说,我们或许对林良的作品还不够了解,但提起他翻译的作品,就会熟悉得很多。




《讨厌黑夜的席奶奶》

她把黑夜沉进屋后的井里,

但是黑夜又冒出水面来。

她用蜡烛去烧黑夜,

但是黑夜又溜到屋外去了。


1594957936250821.jpg


《外公》

外公,吃完了这根棒棒糖,

能不能再多买几根?

我想用小竹棍儿做玩具。


1594957905842558.jpg


《我们要去捉狗熊》

我们要去捉狗熊,

我们要捉一只大大的。

天气这么好,没什么好怕的。

哎哟,野草!高大摇摆的野草。

上面飞不过,下面钻不透。

天啊!只好硬着头皮向前走。


1594957898252900.jpg


《和甘伯伯去游河》

甘伯伯跟山羊跟牛跟鸡跟绵羊

跟猪跟狗跟猫跟兔子跟小孩儿,

一起游泳到岸边,再爬上岸,

让太阳把身子晒晒干。

 

1594957893460578.jpg


《伤心书》

有时候,我会无缘无故地伤心起来,

就像有乌云飘了过来,笼罩住我。

……

我的身体里,有一块伤心地。


1594957888589300.jpg


林良先生翻译的,是约翰·伯宁罕、海伦·奥克森伯里、昆廷·布莱克、迈克尔·罗森等国际绘本大师的经典作品,引进这些国际经典绘本,最重要也最难的地方,就是翻译。

一个好的译者,对于图画书来说至关重要。

作为译者,不仅仅需要准确理解原文的意思并表达无误,而且翻译的中文,也是需要适合孩子阅读的、符合孩子语言习惯的。

林良先生,做到了。

这种深厚的文字功底,不仅体现在译文上,还在他创作的童诗里。

 《打开诗的翅膀》中,收录了他的两首小诗。




《沙发》


人家都说,

我的模样好像表示

“请坐请坐”。

其实不是:

这是一种

“让我抱抱你”的

姿势。


1594957845607981.jpg


“让我抱抱你”,多么温柔的一句话。林良深谙儿童心理,孩子不会把沙发当成工具,而是当作一个可以对话的同伴。大人也会在这一刻动容,抛开成年人的利益至上,忘记沙发的功能性,回到童年的简单纯粹。

 而在《爸爸回家》里,林良则通过每个孩子都熟悉的家庭生活场景,向爸爸告白,不提“爱”字,却处处是“爱”。

《爸爸回家》

每次听到您

下班回家的脚步,

我心中的快乐,

就像好不容易

完成了一幅拼图。

爸爸,

我们这个家的拼图,

是一块也不能少的。


1594957800990045.jpg


 读他的作品,就像在听一个小孩在耳边说话,林良先生的文字,浅而不白,浅而有味。

 曹文轩曾用汪曾祺的四个字形容林良:去净火气。

 “他一般不会写激烈的冲突,激烈的情感和激烈的思想,不会去竭尽全力去挖掘人性的大恶,他总是很有分寸。对世界宽容和理解,是他的文字的基本态度,温暖温情流淌在字里行间,这些文字让我们跟着安静下来,平和下来,用宁静的世界观看待生活中的美和诗意。”

《长颈鹿》

我的四条腿

实在太细,

要是能变粗就好了。

我的脖子

实在太长,

要是能变短就好了。

一只短脖子粗腿的长颈鹿,

走起路来一定很舒服。


1594957751436677.jpg


 这本书以动物为主题,收录了林良先生创作的15首儿歌。之所以创作这样一本书是林良希望,用最容易懂的语言、有趣味的语言为儿童写儿歌。

 “岁月算什么,岁月是淡淡的光影,只有童年才是贯穿一生的。” 

这是林良先生对童年的看法,而他也将这个理念付诸实践,一生都在为“童年”写作。

现在,林良先生走了,但他那去净火气的文字,将继续温暖着每一个童年,永远留在每个孩子的心里。


回顾林良先生部分译作


《讨厌黑夜的席奶奶》

《和甘伯伯去游河》

《和甘伯伯去兜风》

《我们要去捉狗熊》

《外公》

《狼婆婆》

《大猩猩》

《爱看书的男孩》

《蝴蝶和大雁》

《伤心书》

《又丑又高的莎拉》

  • :010-59307688
  • :010-59307655
  • 订购图书:010-59307688
  • :Flat 01,12/F,Tower B,Desheng International Center,No.83 Deshengwai Street,Xicheng District,Beijing
  • QQ分享群:110662380
  • 微信分享群:Qifatongchuang
  • 新浪微博:@启发童书馆